今天是: 今日天气: 站内检索:
朱家角镇党务公开>党员风采
党员徐新云同志喜获“全市人民调解工作先进个人”荣誉称号

发布日期: 2018-08-08

    近期,市司法局发下文件,通报表扬了全市人民调解工作先进集体和先进个人。我镇资深人民调解员、优秀党员徐新云同志,喜获全市人民调解工作先进个人荣誉称号。为表扬先进、激励士气,充分发挥先进典型的模范带动和示范引领作用,推进新时代人民调解工作的创新与发展。特此予以公告,并附老徐的先进事迹。

    用工匠精神打造35年调解路

    在朱家角有这样一位老人,未见其人先闻其笑语,长得心慈面善,人称“老徐”。“有矛盾就找老徐”成为了周边群众的口头禅,在群众和干部的心里,“老徐”就是我们身边的老娘舅,他35年如一日,用工匠精神从事着人民调解工作,他就是我们朱家角司法所的资深调解员徐新云。

    心怀匠心,俯首甘为孺子牛

    徐新云于1983年参加工作,历经朱家角司法所人民调解员、副所长、人民调解专职干部,2014年退休后,返聘至朱家角司法所人民调解委员会驻张巷村工作室、朱家角工业园区工作室,从事人民调解工作35年。老徐本着对职业道德的遵守,用自己的专业知识和丰富的调解经验热心解决着人民群众内部矛盾,在调解的道路上追求卓越的创造精神。

    在调处矛盾时极度注重细节,了解双方的诉求和矛盾点,将匠人精神发挥到极致。201849日下午5时后,朱家角镇某小区部分居民居室内大量进水,原因是该楼区的自来水改修工程承揽单位施工人员下班时未将自来水总阀门关闭,以至这些居民住房的天面、地板、家具、墙壁和底楼两户商户的商品部分被浸泡,二楼三楼各有一户新装潢准备结婚用的新房受损最重。这些居民当时有的报警求助,有的至居委会、镇政府上访讨要说法,并且致电了上海电视台,“观众中来”栏目对此事件也做了专题报道,但均都无果。2018413日下午,老徐接到此案件后,立即开展了深入有序的调解工作。他在听取和了解这些居民的情况反映和具体诉求后,要求他们各自列出损失清单,本着实事求是的态度,心平气和的求得解决。在取得受损户列出的损失清单的第一手资料后,随即邀约了加害方和受害方一同到达现场,进行实地查看核实。经过与这些居民反复沟通,并与加害方某建筑工程有限公司进行了三次实面协调、十多次的电话商议。201854,在老徐反复耐心的调解下,屋漏争议终于在事故发生后的第20天、老徐接手后的第16天,得到了圆满解决。由加害方支付了总额10.6万元赔偿金,最小受损户赔偿了980元,最大受损户赔偿到47355元。

    身践匠行,法内法外有柔情

    “打铁还需自身硬”,老徐将一丝不苟、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融入人民调解的每一个环节,及时、有效、持续地把矛盾化解在可控范围内,做到法内法外均有人性内在的柔情,既不失法律的严肃,又显人性的关怀。

    64周岁的李某荣退休后在一家由浙江绍兴小老板开设的上海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内工作。其在2016128上班期间,不慎被机器轧伤双肢,致双上肢至双手毁损严重,且受伤创口处污染也很严重,经上海市六人民医院的医生诊断后不得不进行截肢手术,且永无再植条件。李某荣老人术后因失去双上肢,生活不能自理,24小时需要人看护,现在家属提出要求100多万元的赔偿款。而该公司仅有一名管理人员,在职员工仅有五名,全部设备才五台,但实际正常生产的机器只有一台,其余四台机器闲置(有些属辅助性机器设备),现即便不停止生产,全年可产生产值约200万元,可得毛利润占产值的25%左右,再去除公司开支的必需费用,年利润充其量也就在15万元左右。公司负责人反复强调没有赔偿能力,如果赔偿也需要近十年的时间跨度才能够全部赔偿,并反复说明对方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即便起诉,以公司全部资产折合价款不超过总额30万元偿付对方。

    老徐在得知此事后,前往公司营业地与李某荣家中实地查看,取得了一手资料。因此事较为棘手、同时为确保调处工作有理有据、调解结果切实可行,能令双方信服并且接受,调解工作人员与双方当事人各自单独接触、约谈,在此过程中不厌其烦,进行了十余次电话沟通、双方当事人各三次单独协调劝说、两次召当事人到场面对面协商。针对公司方面总资产不超过30万元、另一方有要求较高的情形,老徐对双方做思想工作,要求他们了解、理解对方的经济实力、偿付能力等实际情况,应当考虑作出适当让步,以利于争议问题的解决。老徐告知李某荣家属,如果医药费加上赔偿额超过80万元,那么公司要用56年时间的产出利润才能清偿,同时调解工作人员告知公司,民商法中规定了公司由公民个人经营的,以经营者个人财产作为担保物,公司由公民家庭经营的,以经营者家庭财产作为担保物,除该公司全部资产外,还应考虑其房产、车辆等其他财产份额来保证赔偿款的落实。经老徐的反复劝说协调工作,双方终于达成了共识,签订了人民调解协议书。

    志做匠人,咬定青山不放松

    有朋友看老徐工作很辛苦很累,有时候还费力不讨好,好人难做,就劝他:拿着共产党的退休工资,每天喝喝茶,看看报,写写回忆录,多舒服多轻松啊。老徐理解朋友是出于好意,只是微微一笑,也不去辩解,仍旧坚持自己对职业的敬畏、对工作的执着、对人民群众负责的匠人精神,把人民调解工作做到极致和双方当事人满意为自己的最终追求。

    早在1981年,由钱某文与其弟弟钱某福老弟兄俩出面申请建房用地(以钱某文为户主),获得批准后自建了两上两下一平台的农村住宅房,该房屋后统一编号为127号。20058月,由钱某文的儿子钱某明为户主,携父亲钱某文、母亲陆某珍、妻子曹某红、女儿钱某蓉等五人共同出面异地建房,申请用地于20051124获得批准后即行建造了221平方米的住宅房(洋房),该房屋编号为259号。建造该洋房前,在“青浦区农村居民建房用地申请批复单”中镇人民政府在审核意见一栏内明确注明“原有房屋全部拆除”,但实际并未拆除,期间村干部两次上门做工作,要求钱某文拆除原有房屋,其老伴陆某珍立马发病(其患有较严重的心脏病并伴有高血压)急送医院抢救的场景。2017年,上海市人民政府关于“五违四必,其中违法建筑必须拆除”的强劲东风吹遍全市上下,林家村干部尽管上有尚方宝剑,中有主管部门,下有民众支持,但还是做到“按政策,走程序,抓落实”,克服重重困难,做好细致工作,反复多次的上门做钱某文的思想动员,政策告知等工作,几经努力,做通了钱某文的工作后与其签订了由朱家角镇生态环境综合治理办公室见证的“朱家角镇拆除违法建筑协议书”,明确了各自的权利义务。

    2017420该老房子全部拆除,消除了客观存在的一户两宅的状态。但是老人可能迫于来自亲属、家人的压力,思想情绪产生了很大的波动,认为村里多拆自己的房屋面积了,故而反复数次到村里交涉,要求本就允许的在其259号房屋周围的获批范围内新建32平方米小屋一事,其要求造小屋的费用由村里承担,在未能得到满足的情况下,将床铺、食宿用品用具安放至村里,20171028,老徐接手此案件后,随即会同朱家角镇信访办、生态办、公安沈巷派出所和林家村主要干部,找上述两位老人及其儿子了解情况,听取诉求,进行劝阻。其在诉说过程中,说出“村里多拆他们家老房子的面积了”,并反复强调这一点,其次是“拆除老房子由其父钱某文签名而未通知钱某明是不对的”。老徐认为:林家村127号房子当时的审批户主是钱某文,此次拆除如果由别人签名是文不对题了,钱某文签名没有错。至于是否多拆面积,则认为一户两宅是决不允许的,是国务院国土资源部早就明令禁止的,从拆旧建新和一户不能占用两个宅基地的角度理解,127号老房子确实不该再存在,老徐还告知其如有异议,可向区、市两级人民政府主管部门反映并要求他们解决。但是无论如何,将两个八十余岁的老人放在村里,吃住七十多天是错误的,此举是不明事理,未认识问题的症结所在的表现,是对上级政府“五违四必”政策不满的一种迁怒,而非属解决争议的办法。再者,上了年纪并患有多种疾病的老人呆在村里,是子女应该予以阻止,不能任其出现的。经几个部门成员的一再解释劝说,使他们有所感悟,其中的女性老人说“我们做错事了,是该回家了”。老徐同时告知他们,如果想造小屋。只要选择在其获批的259号范围内是可以的,面积应该把控在32平方米内,259号现有场地位置上以往有过一个深潭,可以挖除该深潭位置上的松泥,由村里出面组织一些建筑垃圾填埋,夯实小屋基础。另:如果目前缺少造小屋的资金,应当给予的当时拆除老房子时的收购旧材料折合价款约三万多元,可以先行给付,待上级政府下拨该款项时予以扣除。至20171028下午,两位老人由人帮助将床铺和食宿器具搬离了林家村村部,一场矛盾纠纷终于解决。

    截至目前,徐新云同志调处的各类纠纷5000余件,疑难复杂纠纷更是高达570余件,秉承着一股对人民调解的工作热诚和钻研精神,在人民调解领域里充分发挥了光和热。为此,2002年至2004年荣获了市优秀人民调解员的称号。

 
中共上海市青浦区委员会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1 Shanghai Qingpu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1028699号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浏览本站